首 页| 苏州财经| 财经要闻| 产 经| 证 券| 银保快讯| 曝光台
产经
“眼红”这块百亿元大蛋糕 影视圈也大举杀入剧本杀
时间:2021-07-11 10:50:40稿件来源:成都商报

  近日,红星新闻连续对剧本杀行业进行了调查。作为如今名副其实的百亿市场,剧本杀市场呈现出了井喷式发展,影视圈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,电视剧《庆余年》、电影《唐人街探案3》《刺杀小说家》早已步入剧本杀改编的路子,阅文旗下的《全职高手》《鬼吹灯2》也已蓄势待发。与此同时,继网文、文学后,剧本杀中涌现的优质剧本也引起影视圈关注,口碑较高、兼具情感和推理的知名剧本杀《年轮》已开始影视化筹备。

  剧本杀和影视圈的跨圈合作将给剧本杀带来什么?剧本杀和影视剧的互改又有哪些难点和痛点?年轻人对剧本杀的热情会成功转移到相关影视作品上吗?在从业者眼中,又有着怎样的创作方法论?

  杀入第1步

  将影视剧改编成剧本杀

  剧本杀已经越来越成为时下最热门的生意之一,《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》显示,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预计将达154.2亿元,消费者有望达941万。剧本杀已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百亿市场。

  影视圈对于剧本杀市场也分外“眼红”。红星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,如今已有《庆余年》《唐人街探案》《琅琊榜》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《刺杀小说家》《全职高手》等影视剧被改编成剧本杀。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剧本杀与影视剧的联姻,首先都是影视剧改编为剧本杀。事实上,在剧本杀尚未破圈之时,借力高影响力的影视剧,对剧本杀产业做大蛋糕、寻求破圈有重要作用。

  早在2019年,剧本杀就已经开始了影视IP的改编,自媒体“小黑探”发起了IP剧本创作的召集计划,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《步步惊心》《蝴蝶公墓》等知名IP都在其中。今年4月,阅文旗下知名影视IP《庆余年》改编的同名剧本杀作品在郑州剧本杀展会上首发。阅文集团也趁热打铁,与剧本杀发行商达成合作,宣布后续将推出《全职高手》《鬼吹灯2》《斗罗大陆2》《凡人修仙传》《余罪》等知名IP。

  水土不服,“80%的影视作品改编成剧本杀都是失败的”

  有广泛粉丝基础的IP无疑会给剧本杀注入新鲜血液,但如何将大众已经熟知的剧情改编成悬念丛生、引人入胜的剧本杀游戏,对创作者来说仍然是一个挑战。今年,《刺杀小说家》《唐探3》《赘婿》相继发行上市,但效果并不理想,上述几部作品在剧本杀点评小程序“一起剧本杀”上的评分都未超过6分。

  “80%的影视作品改编成剧本杀都是失败的。”这是北辰给出的答案。北辰是电影《唐人街探案》系列编剧,也是国内剧本杀界的大神作者之一。他曾在采访中透露,由《唐人街探案3》衍生的剧本杀作品《唐人街探案3:七星迷踪》,其退货率已创剧本杀历史巅峰,近五百位店家联合拉群要求其发行退款,水土不服程度可见一斑。在他看来,重要原因就是IP授权太烧钱了,可能一个大IP的授权就要20万,这样一来利润就小了很多,作者的收益也相应减少。没钱就请不到好作者,没好作者当然也出不了好东西,“作者就是基石,没法保证基石的利益那就很难受”。

  北辰提到的第二个原因就是影视剧和剧本杀最根本的不同——人物。“影视剧是男女主角,这很难去改变。比如假如有一部《仙剑奇侠传》剧本杀,那角色设置里有没有李逍遥就值得考虑。如果有,会不会每个玩家都想玩这个角色,那其他角色又有谁去玩?这就导致游戏失去了平衡性。玩家明明都给出了同样的费用,凭什么玩李逍遥的人体验最好,戏份最重?那我们把李逍遥这个角色削弱又会怎样?答案是,粉丝一定会骂,‘这还是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这不成魔改了’!所以IP,尤其是大IP的改编,分寸把握一直都特别难。”

  编剧帮剧本杀创作联盟联合创始人金金认为,网文、小说改编成影视剧本,基本是照搬内容,比如该有的人物、主线都要有,但改编成剧本杀,这种方式可能就行不通。原著本身以及原著里的主要人物都会有很多粉丝,改编不好,粉丝就会有意见,对IP的伤害也会很大。金金结合自己创作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的经验给出看法,将IP改编成剧本杀,最好不要使用剧中原来的主要角色,而是让这些角色成为NPC,玩家角色是原创的,或者是原著中不太重要的小角色,然后借用整个大的框架和背景来进行支线剧情的拓展,或者干脆自己原创剧情。

  影视编剧跨界剧本杀,收入不错

  如今到底有多少影视编剧跨界充当剧本杀作者?目前暂时还没有准确数据。金金告诉记者,编剧帮联盟中,已经有400名编剧正在或即将从事剧本杀工作。按照多位转型作者的说法,剧本杀稿费不错,头部剧本收入可达到10万元以上,同时写作自由度高、创作周期较短。

  不过,影视编剧跨界到剧本杀作者,其实有很多痛点需要解决。北辰结合自身的例子称,早在大学时他就开始玩“密室逃脱”,一周玩3~5次,北京玩腻了,就去其他城市玩。2017年,北辰第一次接触到剧本杀,玩的就是最早传入国内的经典剧本杀《死穿白》。在刷了不少剧本后,北辰萌生了自己创作的念头,“当时我们都觉得这些剧本也不过如此,可能我来写还更强一些”。本来就是影视编剧的北辰开始和同是编剧的朋友们一起创作,这周你写一个,下周我写一个,“我们本来就有很多剧本储备,改编一下就可以比较快地做成剧本杀”。

  之所以能成为圈内头部剧本杀作者,北辰认为,自己影视专业毕业,又曾是“密室逃脱”深度玩家,还曾长时间从事游戏行业。“剧本杀归根到底是游戏,而一个好的游戏应该具备三点:1.可玩性;2.节奏感,游戏要勾着人去玩,推动着你;3.故事性。”在北辰看来,相比影视编剧、网文作家,游戏设计师其实更适合做剧本杀剧本,因为影视剧的故事性要强于剧本杀,但剧本杀一定要具备可玩性。很多影视编剧、作家一开始写剧本杀会很难受,因为不管小说还是影视,必须有男女主角,但剧本杀至少是六七个人参与,每个人物不能失衡。

  杀入第2步

  “反向操作”——

  将剧本杀影视化

  既然目前影视IP改编成剧本杀并不成功,那现在影视圈又开始“反向操作”——将剧本杀项目影视化。比如,早前官宣要进行影视化的《年轮》目前就正在紧张的筹备阶段。

  “我们现在也没有太多压力,还和过去一样,认认真真做剧本。”《年轮》影视化操作方、北京超自然力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周围告诉记者,《年轮》的销售、评分和口碑在剧本杀中都是数一数二的,他在同事的推荐下去玩了一次,觉得挺有意思的,能让他产生共鸣。后来,他又邀请编剧、导演、制片人一起又刷了一次,大家都觉得这个本子具备影视化的内核。

  周围介绍,《年轮》的人物保留了原作中的人物,情节更丰满,感情线也更丰满。方向是互动剧,会让观众对剧情的走向有所选择。目前,分集大纲已经做好,正在做一些调整,然后就可以进入正式剧本阶段了。

  对于剧本杀影视化,周围也清醒地认识到,受众再大的剧本杀剧本,和影视、文学IP相比,都还是小众的。不过,剧本杀行业一定是影视的富矿,除了悬疑外,还有情感本、合家欢本,有一些其实适合改编成甜宠、喜剧、情感题材,“我其实非常看好剧本杀影视化,我觉得这会成为文学创作的尺子,成为一个像晋江、起点这样的平台,孕育一些影视化的内容。”

  前景如何?

  得看这波操作能获得什么效果

  在采访中,多位剧本杀从业者对剧本杀影视化提出了一些担忧,“剧本杀总归还是一个小众的游戏,和影视相比就像一滴水和大海的关系”。除了受众小众,北辰认为, 剧本杀更像人物小传和剧本大纲,可能没什么对白,但对白对一部影视剧来说却至关重要。更重要的是,剧本杀是高悬疑强刺激的,一旦改编成影视剧就涉及揭秘,其作为剧本杀最根本的揭秘元素就消失了。

  如何破解?金金给出了自己的答案——一个比较讨巧的方式就是改编这个剧本杀,但不去改编这个故事,而是利用剧本杀中人物的世界观和人设进行二次创作。她还特别提到,剧本杀的体量相比长剧有明显不足,但改编成网络短剧就没有问题,可以从这方面开发。

  “剧本杀行业目前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,可以去试,但前景我无法判断, 就看这第一波的操作获得什么样的效果。”


   自主创新企业融资名城苏州力荐:苏州综合金融服务平台(点击进入)

  (责编:周融蓉)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