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经要闻

一公斤数万元甚至二十多万元! “天价”茶叶是如何“炒”出来的?

时间: 2018-04-13 13:40:28 稿件来源:新华视点

 

  “讲个故事”就能卖一公斤二十多万元

  “天价牛肉”真的与众不同吗?武夷星茶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何一心、武夷山市茶业同业公会会长刘国英等人告诉记者,其实真正产自牛栏坑的茶叶很少,而且与临近山场的茶叶品质差别并不大。

  多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武夷岩茶制作技艺传承人告诉记者,牛栏坑是武夷岩茶的核心产区“三坑两涧”之一,只是一个山场,“三坑两涧”的地貌、土壤、气候等条件大体接近,不同山场出产的茶叶品质差异不大,差别更多缘于不同的制茶师傅、制茶工艺、火候等,“牛栏坑肉桂”并不像一些茶商宣传的那么独特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茶商们关于“牛栏坑肉桂”的宣传五花八门,有的甚至相互矛盾。例如,有的说这款茶“霸气十足”,有的称其“优雅细腻”,有的说是带有“山谷的花果幽香”……

  多位传承人表示,这些云里雾里的宣传只是炒作,到底是不是真正产自牛栏坑的茶叶,是武夷山“三坑两涧”这个山场还是那个山场的茶,他们这些做了一辈子岩茶的匠人也喝不出来。

  为追逐暴利,一些茶商花样百出。南平市特级制茶工艺师汪建华在武夷山临县建瓯做茶,他告诉记者,不时有人上门请他仿制“牛肉”,“我说没办法,真正的‘牛栏坑肉桂’我也很少喝到。”

  汪建华说,有一次,他把自己做的肉桂卖给了一个上门让他仿制“牛肉”的人,一公斤共1000元,没想到这个茶被对方贴上“牛栏坑肉桂”标签,卖了近3万元。“还有一些仿制者让我按照客户需求对普通肉桂进行焙火加工,然后他们自己贴上‘牛肉’的包装上市,一公斤近两万元。”汪建华说。

  除了假冒之外,刘国英说:“个别茶商炒作所谓‘山场茶’‘大师茶’‘品种茶’等,以千奇百怪的‘花名’为噱头哄抬价格。”

  以近年来市场认可度较高的岩茶肉桂为例,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茶商炒作的“花名”五花八门,诸如“唐僧肉”“龙肉”“五花肉”“山羊肉”等,这些花名的背后都有“故事”,或是武夷山的特定山头出产的少量精品茶,或是饮茶时“妙不可言的感觉”。

  “有的一泡8克左右的所谓‘山场茶’,卖到3000多元,一公斤数万元乃至二十多几万元的岩茶越来越多,更多是靠‘讲故事’,误导消费者,牟取暴利。”何一心说。

  高价不代表品质,应建立产地溯源机制

  武夷山市茶业局、市场监督管理局负责人告诉记者,2017年,武夷山岩茶产量9800吨,而市场上打着“武夷岩茶”旗号销售的茶叶远远超过这个数量,有的外地企业将武夷山产区外的茶也包装成武夷岩茶,甚至包装成武夷山特定山场的茶销售。

  武夷山市茶业局局长邓崇慧说:“很多侵权企业、侵权行为在外地,我们调查取证难,还常常遇到地方保护主义。目前,我们更多是做正本清源的工作。”

  今年3月,针对一些电商平台出现大量打着“武夷山岩茶春茶”旗号销售所谓“武夷岩茶”现象,武夷山市茶业局通过向社会公布武夷山各种茶叶的采摘、制作、上市时间等,让消费者明辨真伪。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武夷山目前正在着力完善武夷岩茶产地溯源机制,市场监督部门对企业茶叶产地、质量进行抽检,发放武夷岩茶“地理标志产品保护”标识。“政府正在对全市的茶园基础数据进行普查,包括茶山位置、面积、茶叶产量、流向等,建立信息数据库,为下一步茶产品溯源打下基础。”武夷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周紫烽介绍。

  针对部分茶商炒作噱头、哄抬价格现象,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叶启桐说,稀奇古怪的“花名”既不是文化,也不是标准,更不代表品质,靠这些东西忽悠消费者,是对武夷岩茶和消费者的伤害。

  武夷山瑞泉茶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圣辉说,武夷岩茶的“金字招牌”更多缘于传承千年的精湛制茶技艺,一代又一代匠人的坚守,做茶要有敬畏之心,靠炒作概念、卖“天价茶”,最终会被市场抛弃。

  针对虚假宣传、市场炒作等乱象,刘国英等人提醒,从成本、品质等因素考虑,现在这样动辄标价数万元甚至一二十万元的茶不正常,茶叶的品质并不是越贵越好,更不是有了一个稀奇古怪的名字就好,消费者不要被天花乱坠的市场炒作迷惑,茶归根到底只是饮品,要理性消费。


   自主创新企业融资名城苏州力荐:苏州综合金融服务平台(点击进入)

   名城财富合作热线:15106209879

  (责编:周融蓉)

本篇文章共有2页 当前为第 2上一页

相关报道

财经图库

更多
2018胡润百富榜公布
售价99元的飞机餐
GDP最高的10座城市
最新中国城市排名出炉

点击排行

《名城苏州》 版权所有 投诉电话:65181399 值班编辑:65103546 技术维护:65106462 电子信箱:admin@vip.2500sz.com

广告业务联系:17706212500 苏ICP备 10008205号-2

《名城苏州》网站法律顾问:江苏智择律师事务所 蒋少华 律师